我们为何中意董其昌

 二维码

赵孟頫典雅秀润、笔法精研,董其昌学古变古、自成一格。

读本科时有一书法班同学,临赵写赵,做梦都是赵孟頫,而我中意董其昌。每次跟他聊天总免不了听他 diss 一通老董,标榜自家老赵。可最近突然看到他以“吾家香光”为题发了几幅董其昌早年的小字,难道这个“松雪斋中小学生”转身一变成了“画禅室里小马崽”?经过一番追问他感叹道:“老赵耍不开,还是老董玩的嗨!”


董其昌小像.png

董其昌小像


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论呢?


赵孟頫出身皇室后裔,官至翰林学士承旨,习字勤勉用工,赵字极其精妍秀润,老年更是精进一步外秀内刚,老辣厚重,处处弥漫着迷人的气息,以至其书风流行大江南北。

而董其昌的习书与其一生的际遇息息相关,早年董其昌参与科举谋求仕途,后因字拙而发奋习字,在其中举后得到了广泛的临摹古帖的机会,在其仕途中间也曾短暂的在家乡赋闲,得以收集大量古代法帖名画,这些都为他的书法成就打下了基础。

那么赵孟頫何以能“耍不开“呢?我觉得是他在传统的路上走得太成功、太踏实了,在”二王“一路上,赵字点画遒劲,结体秀美,彼此呼应,似乎已臻至境。然而在传统的路上走的越深也就意味着开拓越少,虽没有一处不合古人笔意,但熟练精巧之间却往往缺少一些动人心弦之处。

赵孟頫《汲黯传》小楷.png

赵孟頫《汲黯传》小楷


董其昌却不同。

董其昌《画旨》中有一句话:“画与字各有门庭,字可生,画不可不熟,字需熟后生,画需熟外熟”。这也是董其昌关于书法“生”与“熟”的一个重要问题。

这句话简单理解的话即是一个技巧问题,要求作画要熟能生巧,创作时得心应手,而写字则不然,要求书写者在精熟之后又能回到初学者那般的状态,才堪称精妙。但深究下去却是一个足以颠倒古今的庞大命题,董其昌将千年以来书法中的“生”和“熟”的概念做了一个置换,将书法的终极审美落在了生而非历代所提倡的熟,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开创性的突破。


赵孟頫《致中峰和尚尺牍》.png

赵孟頫《致中峰和尚尺牍》


千年以来书家如林,想要做突破何等之难,董其昌却将书法的一个概念做了调整之后,另辟蹊径,得以自立成家。董其昌看似仅仅将一个概念做了置换,实则是打开了艺术创作的一个心结,不拘成法,不落俗套,颇有南禅宗所倡“顿悟”之感,而赵孟頫相比之下则更似北宗“渐修”一门,在古代大师的程式之上希冀臻于至境。

因此,也就有了同学那句笑谈“老赵耍不开,还是老董玩的嗨!”

董其昌的巨大影响力不仅在于其艺坛盟主的身份,在于其理论的适应性和自主性,既不脱离经典,又不会被经典规训,拿得起也放得下,这就是董其昌的魅力所在。

董其昌跋张旭草书卷局部.jpg

董其昌跋张旭草书卷局部


“艺术当合时而作”,对于传统的继承是书法的重要部分,而敢于破开迷雾继续前行才是艺术的真谛。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不仅是创作者,更是创造者,每一个出色的书法家都在创作的过程中接受和转化传统,使之既合乎规范,又顺应了时代。


书法是华夏民族独有的艺术形式,即使在当今社会依然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,因为书法中包含了中国人的处世之道。

董其昌.png

董其昌书法册页


每个书法艺术家都将自己的人生经历融合其中,因此形成了独一无二的风格。

书法是诉说,你无法用好或坏形容一个书法家,但总有一个书法家会与你精神契合,TA的作品说出了你的人生态度。



董其昌书法册页.png

董其昌书法册页


分享到:
颂巣
在线客服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